诚博国际

                                                                      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11 11:45:12

                                                                      最终,此次特朗普竞选集会的上座率不到33%,面对场馆内大量空缺的蓝色座位,特朗普大发雷霆。

                                                                      最后,我们之所以说他这种荒诞的逻辑,要比特朗普当局的还可怕,是因为特朗普当局对于中国的攻击,很大程度上出于选情需要,特朗普本人对于中国的不满,在此次大选之前,也主要集中在相对单一的经济层面。

                                                                      美国TikTok用户:我不认为这是个巧合,在塔尔萨的竞选集会被搞砸后,突然间特朗普要禁了TikTok。

                                                                      自2015年底开始至今,脸书一次次为特朗普降低政治广告的投放底线。在《华盛顿邮报》看来,脸书没有对特朗普宣扬仇恨的政治广告做出任何处理,导致“社交媒体”被政客滥用。

                                                                      脸书CEO扎克伯格:议员女士,我不能给出公司的数量。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2018年11月,脸书推出短视频应用——Lasso失败。今年,旗下的INSTAGRAM又推出另一款应用——Reels。无论是软件页面,还是视频编辑和特效,Reels都像是Tik Tok的山寨版。

                                                                      今年6月,特朗普就已经被TikTok的用户们联手“整”了一回。

                                                                      当然,在西方顶尖学术界摸爬滚打多年的弗格森,并没有像美国总统特朗普或国务卿蓬佩奥那样一上来就泼皮骂街般地攻击中国,而是在他的文章中循序渐进地勾勒出这条荒诞的逻辑链。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与2016上届美国大选相比,今年美国大选的选民主体平均年龄更低,尤其在白人选民中,爱玩TikTok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所占比例明显提升。